骗局揭秘网 曝光台 贵州一黑恶势力勾结高官违建涉嫌骗取赔偿款上亿元

贵州一黑恶势力勾结高官违建涉嫌骗取赔偿款上亿元

贵州一黑恶势力勾结高官违建涉嫌骗取赔偿款上亿元

 

去年四月,正当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展开之际,一封来自贵阳市的实名举报信,举报对象直指原贵州省纪委举报中心主任闫廷玉。该举报信检举闫廷玉在任职期间,充当贵阳市一涉黑组织“保护伞”,与黑社会团伙头目、私人老板刘建新勾结,利用职权套取国家巨额拆迁资金。并指出刘建新在闫廷玉的庇护下,欺行霸市,巧取豪夺,强收保护费等违法犯罪行为。本来肩负扫黑除恶“打伞”职责的纪委干部,却被群众举报充当涉黑组织“保护伞”,背后究竟是怎样的真相?

 

贵阳市乌当区国粮购销有限公司是乌当区粮食局下属一家国有企业,原址在贵阳市白云区白云大道一栋老办公楼。2011年,贵阳市乌当区国粮购销有限公司将该办公楼整体低价租赁给一家钢筋制品加工厂使用。这家钢筋制品加工厂老板叫刘建新。据知情人说,当时促成这桩交易的中间人是时任贵州省纪委信访室主任闫廷玉。闫廷玉与乌当区国粮购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白桦以及私人老板刘建新关系都很熟。2013年,因贵阳市轻轨一号线项目建设需要,乌当区国粮公司老办公楼所在地块被规划为征收区域。后由贵阳市观山湖区房屋征收管理中心(甲方)与乌当区国粮公司(乙方)及贵阳市标达钢筋制品加工厂(丙方)签订了一份房屋征收安置补偿协议。据乌当区国粮公司一名退休员工透露,就是这份看似寻常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交易和惊人黑幕。

乌当区国粮公司退休员工给出具了一份该公司《房屋征收安置补偿协议》的复印件,指出其中有诸多违规虚列补偿金名目的问题。如在协议第三条中,征收方对丙方贵阳市标达钢筋制品加工厂101名合法待工人员计发6个月补助费,共计60多万元。“这里面101名待工人员水分很大。”该退休员工说,“标达钢筋加工厂的规模及住宿房屋根本容不了101人员工作生活。” 那么,这101名待工人员数据是如何得来的呢?“刘建新虚报待工人数,伪造劳务合同101份,私刻贵阳市乌当区劳动就业局公章。”该退休员工说,“这还不算,尤其是各种奖励补偿金更是莫名其妙”。该员工指着补偿协议中的第一条、第二条、第八条条款说,“这上面限时签约奖励、货币补偿签约奖励和搬迁奖励三项共计140多万元,都是重复虚设名目,大量国家资金就这样巧妙进了私人腰包。”尤其让这名退休员工气愤的是,补偿协议里总计850多万元的补偿金,私人老板刘建新从中拿走了770多万元,而作为拆迁主体单位乌当区国粮公司只得到区区79万元赔偿款,还不到十分之一。该退休员工说:“看到国有资产就这样被私人老板白白套取走,确实很痛心!”

 

据了解,乌当区国粮购销公司多年来负债累累,下岗职工和困难职工多。在一张该公司退休员工出具的财务报表中看到,截至2016年,该公司负债总额高达1亿多元。“债台高筑的老国企被官商同流合污钻了空子,损失的是国家,受伤害的是企业员工。”为此,退休员工们愤懑不平。

 

一个私人老板有何能耐套取国家巨额征收补偿金?据知情人透露,乌当区国粮公司房屋征收安置背后有一双有力的手在操控。省纪委干部闫廷玉就乌当区国粮公司场地征收一事,曾专门找过观山湖区有关领导,有关领导给观山湖区房屋征收中心打了招呼。“这里面有利益输送。”该知情人说,“刘建新事后给闫廷玉送了一辆丰田轿车和50万元现金,还介绍一位性工作者给其充当情人。李白桦也瓜分了一笔钱,具体数字不得而知。”

2011年签下租赁协议,2013年租赁场地征收,短短两年时间,刘建新轻松获利850多万元。在许多外人看来,刘建新的投资眼光独到而具有前瞻性。殊不知,类似这样一本万利的“投资”好戏,在刘建新那里屡屡上演,其中隐藏的门道外人根本看不出来。

2014年,刘建新在没有任何相关用地手续和批文情况下,在贵阳市白云区一块国有储备土地上修建了约5000平方米违章建筑,企图获取政府拆迁赔偿金。同样在毕节市七星关区鸭池镇草堤村,刘建新如法炮制,修建违章建筑8000多平方米。“这两处违章建筑能顺利建成,都是闫廷玉出面的。”贵阳市金阳新鑫建筑材料租赁公司法人骆仁富说,“刘建新在草堤村修建违章建筑时,当地城管曾出面阻拦,刘建新找到闫廷玉,让他给有关领导打招呼,当时是我陪同刘建新去给这位领导送的礼。”“当时工地还出了一起命案”,骆仁富补充道。

在闫廷玉这张“巨伞”的庇护下,刘建新有恃无恐,在贵州的地盘上四处横行。一方面搞“圈地运动”大肆谋取政府拆迁补偿金,另一方面欺行霸市,到处逞威风,耍手段,在同行业内强行收取各类进场费、保护费等。

2017年,刘建新敲诈贵州中辉公司吴龙辉。在网上大量散发莫须有的不实信息,无中生有,夸大事实,栽赃陷害其父,借机敲诈吴龙辉100万,吴龙辉为了保护家人,只好答应他的条件,刘建新为了逃避法律责任。指使 戴国元替他收取这笔封口费 60万元后,再转给他本人。

据贵州湖北行业商会副会长周香连介绍,2015年,他与大川白金城签订了建材租赁合同,正准备进场时,刘建新带领十多名打手围堵工地,强行阻拦,声称是他的地盘,要收取进场费。周香连无奈之下,掏了36000元钱给刘建新,刘建新才罢休。与周香连有着同样遭遇的行业商会副会长何总,本已与北京城建公司某项目签订了建材租赁合同,准备进场时遭到刘建新手下二十多人围堵在该工地三天。刘建新以该地区是他的地盘为由,强行收取20万元的进场费,才允许何总进场。

“刘建新手下有一帮马仔,平时到处耀武扬威,恐吓逞强。没有人惹得起。”建材老板戴哲永说,“当年我承包中铁十一局沙文工业园项目,刘建新唆使十多个马仔前来闹事,强行从我手上拿走了6万元的保护费。”

在贵州建材租赁市场,刘建新一手遮天,翻云覆雨,手段粗暴卑劣,让行业内人士谈虎色变。

提起当年中建四局花果园双子塔项目一事,劳务公司老板万由宏至今仍气愤不已。2016年,万由宏承包了双子塔项目外架搭建工程,20余天后其产值已达100余万元,正在项目进展顺利时,不料中途甲方突然通知万由宏退场,强行终止合同,给万由宏来了一个措手不及。“后来一打听,原来是刘建新找闫廷玉给甲方中建四局施压,刘建新要来做这个工程。”万由宏说。迫于刘建新的淫威,万由宏不得不黯然退场,由此带来的经济损失达百万元。

“我的地盘我做主!”,刘建新依仗背后有人撑腰,手下有人壮胆,一次次强行将黑手伸向同行,伸向自己的老乡,大肆索要各类费用,让受害者敢怒不敢言。

“不该拿的钱强行要拿,欠别人该还的钱耍赖不还。”一建材租赁公司老板说,“刘建新在同行眼里就是一个地痞无赖!”

某建材租赁公司老板阳焕厚找刘建新要租赁欠款,刘建新不但不给,还威胁说“你们知道我大哥是谁,告也没用。”阳焕厚说,刘建新到处声称的“大哥”就是闫廷玉。见阳焕厚态度坚决,刘建新心里不悦,叫手下的人将阳焕厚等人围住一番殴打,并砸坏车辆,所欠租赁款至今未还。

2015年,刘建新承包某项目租用胡建兵一批建材,承诺每三个月结算租金。半年过去后,胡建兵没收到一分钱,于是找刘建新索要,刘建新赖着不给。一直拖到春节,胡建兵无奈又上门讨要。这次刘建新不但不愿意还款,还赖账不承认差胡建兵的钱。胡建兵气急骂刘建新是骗子,被刘建兵手下马仔打了一顿。租金没拿到,货物也不退还,胡建兵建材租赁生意没法做下去,只好回老家务农。

2018 年5月,农民工李波、喻维金、张平到刘建新公司讨要承包工程款,刘建新不给,与三人发生口角,于是叫来手下十多人手拿钢管和砍刀对三人进行毒打。将李波和喻维金二人手脚打断,张平也有不同程度的受伤。刘建新被抓,几天后就放出来了。农民工李波说,“刘建新出来后大摆庆功酒,在酒桌上狂妄地说,这点小事我大哥一句话就能摆平。”

“欠别人的钱百般拖赖,帮别人讨债极尽手段”。某租赁公司老板何善春说,“刘建新违章建筑建成后,以乔迁名义聚众赌博,并趁机给赌博输钱者放高利贷。”何善春告诉记者,他那天在刘建新那里借了一笔高利贷,后来刘建新指使手下保镖在一家洗浴中心对自己进行殴打和威胁,要求他在原来高息的基础上再加利息。实际上,那次赌博借的10万元款他已经还了,刘建新要求重新打一张19万元的高利贷欠条。迫于刘建新保镖的淫威,何善春不得不照办。据说当天的赌局中,一位叫万由宏的副会长输了90多万,另一位叫周胜意的行业副会长输了20余万,一位叫吴小东的行业会员输了15万,由于参赌和输钱的人数众多,当天抽红利水高达百万。

刘建新黑恶势力恶霸一方,让不少人忌惮,就连本地人都不敢沾惹他。刘建新在白云区沙文镇强行占领50亩土地兴建违章建筑期间,受到当地村民阻挠,双方发生冲突,刘建新派手下一帮马仔手持砍刀铁棍打伤村民数人。当地村民报警后,在刘建新“大哥”的干预下,此事不了了之。刘建新5000 平方米违章建筑顺利建成,每年以近 60 万租金对外出租。

2016年,贵阳高新江汉设备租赁站在四川彭山县中国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的项目有4901000元的工程款未收回,刘建新授意指使另外一个股东唐杰明伪造公司公章和法人章,开具委托书,授权委托唐杰明办理收取工程款,而唐杰明要求将工程款转账到贵阳乌当吴鹏程建筑物资租赁站,由于回款需要开具税票,预计需缴纳约 60万税款,因公章、法人章、及其他手续全部系伪造,他无法提供真实税票,其次他不愿承担该笔税款,随即刘建新帮他购买了4901000元的假税票,交到中国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一公司,该公司于 2016年8 月10日付款300万元, 2018年9月14日付款1901000元,分两笔共计4901000元打到贵阳乌当吴鹏程建筑物资租赁站账上。事情全部经过中国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一公司法律顾问杨律师基本知晓。截止整个工程完工,近2000万的租赁款,全部都是假发票,偷逃国家巨额税款。

此为假发票的凭证

贵州多名建材租赁行业湖北商会私人老板,他们都对刘建新的胡作非为又恨又怕,对行业在贵州的发展环境忧心忡忡。“有生意不敢做,总是提心吊胆的。”某私人老板说,“惹不起只能躲,有好几个老板在贵州做不下去,只好撤走了。因为惧怕刘建新的势力和保护伞太强大,害怕他报复,很多人都不敢出来举报和作证。”

“影响太恶劣了!”贵州建材租赁行业湖北商会某负责人情绪激动,“刘建新黑社会组织不除,大家没有安宁之日。”该负责人期待借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风暴席卷贵州,对刘建新黑恶势力进行有力打击,对其背后的“保护伞”进行彻查,还行业一个良好的经营秩序,还社会一个良好的风气。 (冬箭)

 

本文来自网络,本站仅作分享交流,非商业赢利为目的。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