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局揭秘网 媒体报道 裸聊3分钟,男子遭遇“仙人跳”……揭秘裸聊套路骗局

裸聊3分钟,男子遭遇“仙人跳”……揭秘裸聊套路骗局

裸聊3分钟,男子遭遇“仙人跳”……揭秘裸聊套路骗局

黄小天要是知道,自己仅拿了一二百元好处费,最后居然被判一万元罚金,他是打死都不会走职业“工具人”这条路的。

2021年1月21日,经江苏省无锡市新吴区检察院提起公诉,被告人伍某、曾某某、李某某、尹某等9名职业“工具人”以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宣判获刑,其中7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至六个月不等刑罚,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至一万元不等,2人被判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本以为自己没有参与犯罪,最多微信、支付宝封号,没想到竟然还是违法犯罪……”庭审现场,多名被告人后悔莫及。

裸聊3分钟,男子遭遇“仙人跳”

“小哥哥,你好帅啊!聊天吗?要不要来点刺激的?”

“小哥哥,我是做主播的,我把直播APP发给你,我们视频聊天么么哒!”

……

2020年4月27日晚上,家住无锡新吴的李先生在一款社交APP软件中,通过“好友匹配”功能,认识了一个昵称为“青花瓷”的女子,并加了QQ好友。聊天中,二人相谈甚欢,言语暧昧。对方表示自己是一个女主播,暗示要“来点刺激的”。李先生心领神会,按照对方发来的二维码下载了一款叫做“夜生活直播”的APP,果然在直播间看到了一个年轻妖娆的女子。随后,李先生与年轻女子QQ视频裸聊“激情”三分钟。

视频结束,噩梦开始。

“小哥哥,你的裸聊视频我们已经全部录屏,乖乖听话,不然你通讯录上的每个人都能收到一份哦!”QQ上突然传来一段李先生的无码视频和一张手机通讯录截图,“青花瓷”露出了真面目。

李先生接通语音电话,是一个男子的声音,闻言他如坠深渊,赶紧按照对方发来的支付宝二维码转账2000元。本以为花钱消灾事情了结,哪知仿佛遇到了无底洞——对方继续以各种名义要钱,李先生被逼无奈,通过花呗、信用卡、朋友借款,在不到五个小时内先后转账40笔共计50620元,最后实在没钱了,对方这才罢休。

醒悟过来的李先生情知上当受骗,赶紧报了警。

同一时刻,在深渊里挣扎的还有四川的陈先生。他在酒店住宿期间接到一个QQ好友申请,下载了一款直播APP,并与对方“裸聊”两分钟。接下来,同样的套路,“女主播”“直播主管”“直播APP老板”等人粉墨登场,轮番上演,以“删除视频费”“视频女子需要从美国到泰国的机票钱8888元”“直播APP老板VIP优惠价18888元”“直播APP遭举报后台服务器瘫痪抢修费二万元”等理由,向陈先生索要人民币共计77301元。

他们的遭遇不是个例。据悉,像李先生、陈先生这样遭遇“裸聊”电信网络犯罪的男性受害人并不少见。仅李先生一案中,几乎在同一时间段,来自全国各地的十数位男性遭遇了同样的“裸聊”套路。他们之中被敲诈金额少则三五千,多则七八万,为几分钟的“激情”付出高昂代价。

“秘密就是那款所谓的直播APP。它可能披着不同的‘马甲’,但换汤不换药,其实是一个木马或者病毒。当被害人下载了APP后,手机在犯罪分子面前就是透明的,获取手机通讯录轻而易举。”办理此案的新吴区检察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陈珣玗说。

贪图蝇利,职业“工具人”折戟沉沙

电信网络犯罪防不胜防,呈高发态势。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2020年7月26日披露,受疫情影响,全国刑事案件总体数量同比下降,但利用电信网络手段实施犯罪的数量不降反升,起诉利用电信网络实施犯罪的达52473人,占起诉数的7.8%,同比增加3.7%。

“这只是冰山一角。一方面,电信网络犯罪的被害人,特别是涉及到两性隐私的被害人,遭遇敲诈、诈骗后往往羞于报案;另一方面犯罪分子非常狡猾,很多服务器或者主要人员藏身境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给查处带来难度。”无锡市新吴区副检察长徐子良表示,“电信网络犯罪日益猖獗,但想要抓到真正的犯罪分子太难了。”

李先生的案件就是如此。接到李先生的报案后,警方发现,所谓“夜生活直播”APP早已下线注销,李先生被敲诈的资金通过众多支付宝账户和银行账户化整为零,施展层层“障眼法”,已经支付转移到境外,犯罪分子如云山雾罩难觅其踪,依旧逍遥法外。

通过进一步侦查,警方顺藤摸瓜,一个以提供支付宝、银行账号专门洗钱走账的“职业工具人”犯罪团伙浮出水面。

出生于1995年的伍某是这个犯罪团伙的“领头人”。因在境外赌博欠下巨额债务,伍某急于找一个赚“快钱”的门路。

2020年春节期间,他群发完拜年消息之后,早先认识的一个叫做“杰哥”的人找上门来,让他“帮忙找一些支付宝收款码、银行聚合码收钱”,给他5%的抽头费。

伍某自然明白都是一些来路不正、见不得光的钱,但他觉得这个“生意”连本钱都不要,自己又不参与犯罪只是“过个手”,风险低收益大,无本万利,决定立即组织人马“复工复产”。

伍某召集了同乡曾某某、李某某、尹某等人,定下分成比例,开始流水线作业。其余人支付宝、银行卡收到的款项,统一交付伍某,由其再转账给上线“杰哥”。

起初还有人担心触犯法律惹来麻烦,伍某告知“都是网络赌博、黄色网站打赏主播的钱,没人敢报案”,打消了他们的疑虑。

眼见账户里资金流水源源不断,众人喜上眉梢,纷纷发展下线,拉来自己的同学亲友参与,形成二级、三级网络,团伙规模不断扩大。为了方便管理操作,伍某还将团伙中的五人安排在长沙的一家酒店,包吃包住,集中“作业”。

之后,伍某又联系了一个名为黄某权的人,以4.5%的抽头成为他的下线,按照同样的手法,将来路不明的资金过账“洗干净”。

侦查发现,通过伍某等人走账的资金,除了裸聊敲诈资金外,还包括网络刷单诈骗、网络赌博等。2020年5月至7月,伍某等人被警方抓获归案,该犯罪团伙被一网打尽。

斩断电信网络犯罪“灰色链条”

2021年1月1日,无锡市新吴区检察院以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对被告人伍某、曾某某、李某某等9人提起公诉。

经审查,2020年4月至5月间,被告人伍某、曾某某、李某某、尹某等人伙同他人,在明知所收取款项是犯罪所得赃款的情况下,仍分别通过银行卡、支付宝、聚合码收款后转账的手法,将上述款项共计人民币159815元转移,并从中获利,构成共同犯罪。

2021年1月21日,经法院审理宣判,9名被告人一一获刑。

“尽管做了认罪认罚从宽处理,但对于9名被告人而言,这个代价太沉重了。” 陈珣玗检察官说,按照分成比例,团伙中的黄小天只拿到了一二百块的好处费,最初面对检察官的讯问,他还觉得“有点冤”“顶缸了”。经过检察官的耐心释法说理后,他认识到了自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

电信网络犯罪猖獗高发的背后,与之密切相关的黑灰产业链是不可小觑的“帮凶”,职业“工具人”成为重要一环。

由于大量“实名不实人”的银行卡、电话卡被骗子利用或者收买后实施犯罪,给警方的追查和打击带来巨大困难。“必须严厉打击产业链末端犯罪,给骗子‘断奶’。”

徐子良表示,2020年10月以来,该院相继对4个提供支付宝、银行账号帮助他人转移赃款的犯罪团伙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提起公诉,已经有21名“工具人”受到刑事追责,另有1人因涉嫌收买信用卡信息罪被依法提起公诉。

这也是检察机关积极推进“断卡”行动打击电信网络诈骗关联犯罪的一个缩影。

2020年10月10日,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召开了全国“断卡”行动部署会,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以打击、治理、惩戒非法开办贩卖手机卡、银行卡等“两卡”违法犯罪团伙为主要内容的“断卡”行动,斩断银行卡、电话卡的买卖灰色链条,从源头上遏制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高发态势。

“如果没有我们这些人,那些被骗资金就没办法轻易转到国外,犯罪分子也不会得逞。” 明知资金来路不正,贪图蝇利甘当“帮凶”走上歧途,最终成为“弃子”,但悔之晚矣。

“令人痛心的是,这些嫌疑人当中不乏刚出校门的大学生、95后,人生才刚刚开始就蒙上一层阴霾。”对此, 陈珣玗建议,社会大众要不断增强鉴别能力和法律意识,不要妄图不劳而获,错把“陷阱”当商机,人生没有后悔药。(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来源:方圆微信公众号 作者:郝红梅 江苏省无锡市新吴区检察院)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客服QQ378752528,348451019 电话13998747651

本文来自网络,本站仅作分享交流,非商业赢利为目的。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https://pianju.cc/243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99874765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7875252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